永城人论坛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33|回复: 8

[小说] 白衣苍狗

[复制链接]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3 16:28: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永城人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我要注册

x
01  烧纸
雪不紧不慢地下着。
穆大川打开门,雪花飘进了屋子里,飘在了他的脸上瞬间化成了水,冰凉冰凉的。大川拿了一顶帽子戴在头上。
“你弄啥去?”老婆黄桂芬的声音。
穆大川迟顿了一下,没有说话,带了门出去。
今天不逢集又下了雪,路上行人很少。
穆大川来到街西头的商店门口,用手擦了两把脸上的雪。“大纸,一大捆。”
女店主惊诧地看了看穆大川,很少有人一下子买一大捆的,大多是三刀五刀的买。不过,做买卖嘛,开饭店的还怕大肚子汉?
“有,有,刚进的,还没动头哩。”女店主满脸堆笑,“年底了,该给老人们烧纸了。俺家还没烧呢,俺那口子也不知道这会儿死哪去了。”
穆大川付了钱,又把那捆大纸包裹了一下,生怕在路上被雪打湿。
雪比来的时候大了许多,穆大川的眼睛被雪迷得快睁不开了。他顾不上这些,扛着纸往家赶,脚下发出“咯吱、咯吱”声响。
到了家穆大川把那捆大纸往桌子上一放,小心地打开。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崭新的十块钱的票子在大纸上很认真地比划了一遍。
“雪下这么大,买个大纸咋恁么当紧,还买恁多,贩卖啊你?!”
大川已经习惯了老婆的絮叨,也不争辩。他把印了票子的大纸装好,背在背上。“我去给凤儿烧点纸。”
“给凤儿——”老婆的话僵住了,她凝视着窗外飞舞的雪花,神色黯了下来,眼泪簌簌地往下滴落,心被剜了一样地痛。
“你就在床上歇着吧,腆着个大肚子少胡乱走动。”穆大川对老婆说完,就又带上门向西北地走去。
雪下得正紧。
“要是凤儿不死,也该背着书包去上学了。”想起女儿小凤穆大川鼻子一酸,眼眶又湿了。
凤儿都死了两年了,但穆大川的心里始终迈不过这个坎,一想起来就长吁短叹,“多好的娃啊,说没就没了。”
凤儿活泼可爱,喜欢依偎在大川的怀里,摸着大川的胡茬问这问那,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大川假装拿胡茬扎她,她才挣脱怀抱笑着跑开。这一幕就像放电影一样在穆大川的脑子里不知道过了多少遍。
穆大川原本是一名民办教师,在村办小学里和一群泥孩子打交道。凤儿死后就不干了,是没有心思再去当这个“孩子王”了。
当初邻居说把凤儿埋远一些吧,免得以后他们两口子看到凤儿的小坟头再伤心掉泪。穆大川就把凤儿埋在了西北离家最远的那块庄稼地里。
路上的雪有脚脖厚了,田地里白茫茫的一片,白得有些刺眼。
穆大川把那捆大纸放在凤儿的坟前,他拍去上面的雪,但很快又落了一层。
看到凤儿孤零零的小坟头穆大川的心头又一阵难受,娃得有多孤单。按老辈的规矩,夭折的娃是不能入祖坟的。他不明白老辈为啥会有这样的规矩,要是能埋在祖坟里,他们对娃也有个照应。
穆大川颤抖着手划着了火柴,他终于抽泣起来。娃这么小,给她烧再多的纸钱她会花吗?
那捆纸足足烧了有一个小时,穆大川对凤儿说了一个小时,说得口干舌燥。
火烧尽了,穆大川躺在凤儿的坟前,任凭大雪在脸上飞舞。他的脑子里又开始过电影。
穆大川的门口有一个池塘,池塘边有一棵大杨树,大川在大杨树底下放了一张用粗麻绳攀的 “眼床”。夏天的时候这里凉快,半拉村子里的人都喜欢到这儿来,大人孩娃都喜欢“叮”在眼床上乘凉。穆大川喜欢在大杨树底下下棋,他下棋输的时候少。他爱琢磨,总能琢磨透对手的意图,知己知彼。他下棋很认真,就连刚学会下棋的小孩子他都不嫌弃,依然下得一五一十,一丝不苟。
小凤五岁了,聪明伶俐。大川空闲时就教她数数和识字,她总能一学就会。大川从学屋里拿来一些粉笔头,小凤就拿着粉笔头到处写、到处画。
小凤在她们家堂屋里的土墙上画了一个白灿灿的太阳,一条很长的路。还画了一个屋子,几个小小人。小凤说那是她们的家。
小凤喜欢在大杨树下吃百家饭。有时候她会在穆大川下棋的时候钻到他怀里,趁他不注意拿起他的棋子胡乱地走一步,“将军!”小凤调皮大川也舍不得打她,怕她再捣乱就假装拿胡茬扎她。
还是不能绕过那一天,七月十七。
七月十七那一天,天气特别炎热。老婆忙着张罗午饭,大川在堂屋里打着蒲扇迷睡了一会儿,小凤跑来抓过大川手里的蒲扇帮他扇了起来,扇了没几下就丢下蒲扇玩耍去了。大川抓起蒲扇使劲扇了几下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不大一会儿就打起了呼噜。
睡梦中大川领着小凤去赶集,小凤走累了,大川把她抱起来骑在他的脖子上,小凤高兴坏了。
街上卖东西的真多,一街两巷都是好吃的、好玩的。小凤看得眼都花了,指着街上的东西缠着大川要这要那。
大川就想给小凤买一个拨浪鼓,那玩意儿小孩子见了都喜欢。他哄着小凤串了两条街也没买到。后来听人说逢大会的时候才有人卖。
最后大川给小凤买了一个烧饼。
大川还想去听戏,到了戏台那儿,只有几个小孩在台上玩耍,没有唱戏的。这戏台很简陋,平日里没人管也没人问,逢年过节戏班子来的时候才会打理一下。这不年不节又不逢大会难怪没有唱戏的,大川好像明白了。他想把凤儿放在戏台上玩一会儿,突然脚下一滑,好像是踩到了西瓜皮,一个趔趄差点把小凤扔了出去。大川一惊,惊出了一身汗。醒了过来,他抓起蒲扇又使劲地摇了几把,还好是一个梦。
“凤儿!”
这丫头跑哪去了,大川起身去找。
锅屋里也没有。
穆大川又到邻居家去找,邻居家都找遍了也没有。
“凤儿!凤儿!”老婆黄桂芬也出来四下里寻找,边找边喊着凤儿的名字。
后来邻居在池塘里发现了凤儿,丫头飘起来了。戴着红肚兜,穿着红短裤的小凤面朝下浮在水面。
穆大川发疯似的跳下池塘抱起凤儿,嘴里不停地喊“凤儿!凤儿!”可是小凤没有一点反应。她的小手、小脚丫无力地向下垂着,浑身冰凉,早已没有了呼吸。
    “凤儿!”老婆黄桂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惊动了四邻八家。
邻居牵来了老黄牛,把小凤放在牛背上,头朝下控水。这个办法也曾救过几个溺水的娃,可是这一次却没能把小凤救过来。
“平时这树底下就没断过人,今天是咋啦,一个人都没有。”
“我刚才来过,看这树下没人就走了,咋就忘了朝塘里瞅一眼呢。”
“凤儿八成是想够塘里的莲花,不知深浅……”
“多俊的一个娃!半晌午还见她在门口玩呢,这就没了,跟猫衔走了一样。”
邻居们七嘴八舌地议论。
老婆黄桂芬倒在嫂子怀里,哭昏了几次。
穆大川将小凤紧紧地抱在胸前,把脸贴在小凤的小脸蛋上,眼泪止不住地流。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窟窿里。
旁院老叔叹了一口气,“这是娃的命,谁也没办法。大川,天太热,埋了吧。”
天傍黑,大川终于同意把小凤埋了。
邻居从大杨树下搬来那张 “眼床”,大哥穆青山把小凤放在上面,四个人抬着。“走吧。”穆青山说。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大川悲伤地抽泣着,大家都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凄苦与绝望。
大川把小凤埋在了西北地。
但是大川不甘心小凤就这样走了,那天晚上他在小凤的小坟头前躺了一宿,他担心小凤要是醒过来跟前没有人。
小凤死后,穆大川就不再去那棵大杨树底下了,他不想再看到那个池塘。没想到平日里莲叶田田、荷花亭亭的池塘竟这样凶险,它要了小凤的命。
老婆黄桂芬精神受了刺激,像变了一个人,变得有些悲观厌世。
九月十五那天,大川要去集上听戏,老婆不让。两口子吵了一架,黄桂芬趁穆大川不在家就上了吊。
大川曾在屋梁上拴了一根绳子,绳子下面系了一个铁钩,铁钩上挂着一个竹篮子。平日里剩馍剩饭就放在竹篮子里,这样狗和老鼠就不能偷吃了。老婆黄桂芬用那根绳子上吊了。
还没走到半路大川一摸口袋就又折返家来,他想回家拿两块钱预备着买些东西回来。也幸亏他回来得及时,刚一进家就见老婆在梁上吊着。大川可慌了神了,他哪经历过这样的事。他一边把桂芬放下来,一边大喊邻居快过来帮忙。
“桂芬上吊了!”消息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男女老少都来了,一百多口人。有来帮忙的,有来围观的。
穆大川隔壁的邻居天阔两口子可帮了大忙了。老婆帮黄桂芬揉胸口,又是捶背。天阔抄起擀面杖和搪瓷盆爬到了穆大川的屋顶上。“咣!”他用擀面杖敲一下搪瓷盆,“桂芬回来吧!”
“回来了。”天阔老婆在下面答应着。
“桂芬回来吧!”
“回来了。”
天阔夫妻二人一唱一和,不知喊了多少遍,应了多少遍。
这是老辈传下来的“叫魂”。村里老人说这样能把还没走远的魂魄叫回来。
穆大川是不信“叫魂”这一套的,但又没有别的办法,就由他们去吧。
黄桂芬还真被“叫”回来了。她缓过来一口气,咳嗽了几声就恢复了神志。不过穆大川不相信老婆是被“叫”回来的,打死都不信。
大哥穆青山赶来后,使劲扇了大川一巴掌。
每次回忆到这里,穆大川就会一阵抽泣。
天黑了,雪也停了。他起身又对小凤说了好多,千叮咛、万嘱咐,天黑透了才往家里赶,不知道老婆这会儿在干啥。两年了,老婆又怀了孕,挺着个大肚子。他们打算过了年开春就去城里找个营生,离开穆家寨心里可能会好受些。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3 16:5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3 17: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3 19:2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笑话 于 2020-5-13 19:32 编辑

感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3 20: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小说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4 11:31:33 【由永城人(永城论坛)手机版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还是转载?

点评

原创小说,欢迎评点。疫情期间想起了家乡的一些人和事,构思写作了一个中篇。  详情 回复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4 20:1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4 20: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小说,欢迎评点。疫情期间想起了家乡的一些人和事,构思写作了一个中篇。

点评

挺不错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5 08: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5 08:06:02 【由永城人(永城论坛)手机版发布】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盗传说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4 20:11
原创小说,欢迎评点。疫情期间想起了家乡的一些人和事,构思写作了一个中篇。

挺不错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永城论坛 2020-5-18 20:25: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02章  穆家寨
穆大川的家在穆家寨。穆家寨庄子不算大,虽说名字是穆家寨,但庄上姓穆的人家还不到一半,这些人家大多都没有出五服。穆大川弟兄三个,没有姐妹,爹娘死得早。穆家家谱中他们这一辈是“廷”字辈,但是弟兄三人都没有起大名。穆大川排行第二,老大叫穆青山,老三叫穆小高。
穆青山没读过书,但是脑子不笨。村里有个木匠叫李胜道,他和穆家有些交情。他见穆青山脑子灵动人又本分就收他为徒。东西两庄谁家闺女出嫁请他去打嫁妆,或是谁家要打桌子、柜子这些家具,他都会带着穆青山。穆青山不光脑子灵动还勤快好学,跑前跑后从不偷懒。帮师傅递斧头、拿锯子,调墨斗、拉墨线,又帮师傅打小料,把师傅划好线的木料该锯的锯,该凿的凿,省了师傅不少气力,师傅李胜道都看在眼里。有时候主家给了工钱,他也会拿出一些给穆青山当零花钱。李胜道就穆青山一个徒弟,他就把自己的能耐都手把手的教给了穆青山。穆青山也把师傅教的都牢牢地记在心里。穆青山跟着李胜道学了三年的木匠,手艺也学得差不多了。他想出去闯一闯,就带着一个长木箱子去了山西,长木箱子里装着师傅给他的一套工具。到了山西之后,穆青山被一户姓吴的人家请去打嫁妆,管吃管住。吴家有一个闺女叫吴香兰,吴香兰都二十五岁了还没找着婆家,媒人也给介绍了不少,就没有合适的。十来天下来,吴香兰对穆青山产生了好感,咋看咋顺眼。后来吴香兰铁了心要跟穆青山好,父母拗不过,再看穆青山长得也不难看,又实在,还会手艺,就同意了。
再后来吴香兰就成了穆大川的嫂子,她给穆青山生了三个孩子。吴香兰脾气好,和周围邻居都能处得来。妯娌之间比较和睦,和黄桂芬也没红过脸。
父母最疼老三,给他起名叫“小羔”,后来改成“小高”。爹娘最不能合眼的是他们到死都没能给穆小高娶上一房媳妇。穆小高整日游手好闲,爹娘死后他就开始跑江湖,卖野药。一年到头都不着家。
穆大川在村里当民办教师,整天围着一群孩子转。他和老婆黄桂芬是经媒人李补丁牵线认识的,李补丁是木匠李胜道的同胞兄弟。李补丁原本是当“大总”的,县北的称“大老操”,方圆十里八村的红白喜事都找他去操持,他总能办得妥妥当当,让主家都很满意。先前他穿补丁裤子人前人后的,大伙叫他“李补丁”,后来他不穿补丁裤子了,大伙还叫他“李补丁”,大伙觉得这样叫显得亲切,他的这个名号就这样流传下来了。李补丁原先不说媒,但当大总的嘴都会说道,他牵了几回线后竟然都成了,就又当起了媒人。李补丁能把扁的说成圆的,那是他的本事。说媒和当大总都不是挣钱的营生,就图个吃吃喝喝。
黄桂芬的娘家在黄牌坊,和穆家寨隔了一条河。穆大川对黄桂芬自然是满意的,黄桂芬长得好,身材匀称,个头高挑,鹅蛋脸面,肤白貌美,在乡下算得上百里挑一的女子。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也算通情达理。黄桂芬对穆大川也是满意的,穆大川长得不丑也不算出众,但在李补丁嘴里那是比潘安都俊三分。家里虽说穷了点,但他民办教师的身份可是亮闪闪的牌面。黄桂芬和穆大川的这个媒倒是没让李补丁操多少心。
黄桂芬姊妹两个,没有兄弟,爹死得早,也没有叔们大爷。娘把她姊妹两个拉扯大不知道作了多少难。
黄桂芬有个妹妹叫二妞,比黄桂芬小两岁。二妞和邻村的一个小伙相好,娘死活不同意,一是嫌小伙长得丑家里还穷;二是觉得二妞还小,想等几年再说。不知是二妞脾气倔,还是那小伙把二妞哄转了心,那年中秋节刚过,二妞和小伙私奔了,有人说他俩去了淮北,有人说他俩去了西安,到底去了哪儿,谁也不知道。
黄桂芬嫁到穆家寨的第三个年头上,娘犯心脏病死了。桂芬说娘是想二妞才犯的病,二妞不走娘不能死。娘死了二妞也没有来。
娘家没亲人了,又不知道二妞啥时候能回来,黄桂芬啥时候想起来啥时候就难过一阵子。
过门后黄桂芬和穆大川两口子的感情还凑合,没吵过架,就是偶尔也会磨牙拌嘴。但是两口子过日子哪有不磨牙拌嘴的,就像大嫂吴香兰说的:谁家烧锅不冒烟?
穆大川虽说不是太懒但也绝对算不上是一个勤快的人。两口子偶尔磨牙也是因为老婆嫌他懒,抵赖不成时他就会说“那晚上我勤快不?你的衣裳都是我帮你脱的吧。”老婆听到这句就笑了,气也消了一大半。
黄桂芬知道穆大川嘴里的“那晚上”是说他们俩的洞房花烛夜。那天晚上她很害羞,坐在床上脸直发烫。
大嫂一再叮嘱,第一夜不能把灯吹灭,灯彻夜长明代表他们俩能白头到老。那晚上他们洞房里点的是大红的蜡烛,大川没有吹灭蜡烛,他没有吹灭蜡烛不是因为能不能白头到老,他就觉着点着蜡烛屋子里亮堂,他还想看清楚老婆的身子到底长啥样。
大川找了一块红布把窗户挡上。他知道窗棂外面至少有四五个楞头小伙在听他们的“新房”,七八个也说不定。这会儿这些听新房的小伙正想着法儿偷看、偷听。大川对他们的伎俩很熟悉,因为他也常去听人家的“新房”。谁家娶媳妇了,晚上村里这帮还没找着老婆的楞头小伙一准去听房,听就听了罢第二天还得把听到的说出来。引一帮人大笑。天阔两口子在洞房里说的话还经常被拿来说笑,新婚之夜天阔摸着老婆的肚皮说:“你的肚皮真滑溜!”趴在窗户上的金旺听得真切,差点笑出声来。第二天金旺对天阔老婆说:“你的肚皮真滑溜!”天阔老婆羞红了脸,抄起扫把追着金旺打。这些楞头小伙有趴人家窗户上看的,有趴人家门框上听的,还有上到人家屋顶上听的。这些大川都见过,他还听说有事先藏在人家大床底下偷听的,不过这样听新房的大川只是听说没有见过。
高烛照红妆,桂芬俊得像画里的美女一样。大川把她的衣裳脱了个精光。
窗户外面有一阵躁动,但没有人说话。
桂芬赶忙拉过被子盖上。
桂芬还记得那晚上大川给她讲了一个“宋定伯捉鬼”的故事,吓得她直往大川怀里扎。那个故事她记得很清晰:
“古时候,有个人叫宋定伯。有一天他走夜路遇见了鬼。宋定伯骗鬼说他也是鬼,他们一块去集市。
他们一同走了几里路,鬼说步行太累不如轮流背着走,宋定伯说好。宋定伯背鬼时感到鬼很轻,但是鬼背宋定伯感到很重,鬼不相信宋定伯是鬼。宋定伯说他是新鬼所以很重,又说他是新鬼不知道鬼怕什么。鬼说鬼最怕人的唾沫。他们在路上又遇到了河水,鬼过去时没有声响,宋定伯趟过去时有哗啦啦的声响。鬼问他趟水为啥有声响,宋定伯说他是新鬼还不熟悉趟水。
到了集市上,宋定伯抓住鬼不放,往鬼身上吐了一口唾沫,鬼变成了一只羊。后来他把羊卖了,卖了好多钱。”
听完故事桂芬问:“鬼咋恁么轻趟水都没有声响?”
大川提高嗓门说:“那是,鬼能耐大,有时候它趴你背上你都不知道。”
“看你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你见过鬼吗?”
“咋没见过,那回天挨黑我下地在地里就看见一个……”
“那鬼长啥模样?”
“黑咕隆咚也看不多清楚,反正那鬼没有下巴颏。”
“没有下巴颏?”桂芬心里有点紧张,她想象着没有下巴颏的鬼是什么样子的,“你咋走掉的?”
“我吐了它一口唾沫它就不跟我了。”
“我不信有鬼,可就是害怕。”
第二天桂芬说:“穆大川,你真见过鬼?”
穆大川笑嘻嘻地说:“我哪见过鬼,还不是想吓唬吓唬窗棂外边听新房的那帮熊孩子。”
黄桂芬嫁过去一年就有了凤儿,两口子无比欣喜,把凤儿当成了掌上明珠。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凤儿刚满五岁就掉塘里淹死了。
日头一晃就是一天,说着说着凤儿都死了两年了。
可是凤儿用粉笔头画在堂屋土墙上的画还在,白灿灿的日头,长长的路,还有日头下他们一家几口的家。大川没舍得擦掉,他想留一个念想。
可是有了念想心里又难受。
老婆黄桂芬也是,看到凤儿的肚兜、鞋子啥的就难受,半天都过不来。
老婆又怀了孕,两口子商量离开穆家寨一阵子,等孩子生下来可能慢慢地就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投放 | 删帖申请 | 隐私保护 | 使用帮助 | 法律声明 | 举报不良信息 | 返回首页

 

永城人,网聚永城人气! 凝聚永城力量,打造网上永城!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永城人论坛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永城人论坛QQ群列表 | 广告赞助/商务合作:QQ/11963852 | 投诉申请/媒体合作/联系站长:QQ/29578249

永城人论坛信息均由注册会员个人自由发布,永城人论坛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

永城人论坛法律顾问: ITlaw-庄毅雄律师
豫公网安备41148102000102号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

QQ|手机版|Archiver|永城人论坛 ( 豫ICP备17039736号 )

GMT+8, 2020-5-26 14:13 , Processed in 0.585027 second(s), 5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